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过去的事,理所当然地被后来的更多的事冲淡,模糊了愉快和伤感的界限。那些愉快,最终因过于短暂在如今回想起来时变得伤感。而那些伤感,却刻骨,铭心。 像哈气在玻璃上面,抹开一块儿来,才能够清晰看见过去的不堪重负和心潮澎湃。
我们隔着一行字,那行字曾划分不同的班级,划分不同的学校,甚至划分过不同的城市。
我们又是在同一行字里。这行字写下”我们”,写下”友情”,写下”在乎”,写下”爱”。
那是从不悲伤的在我身旁的你,和从不乐观的在你身旁的我。
可悲的是,四年之后的现在,我才恍惚,原来这些年没有你在我旁边,才让我最不乐观。将来若再像这几年,会让我最不快乐。

评论

  • 少杰

    同时,它也是最忠实的一个存在。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