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我之于我,之于你们

我把龙应台的《寒色》看了两遍

第二遍看的时候我停了我要输入的数据

关了QQ音乐

关了其他那些杂七杂八的网页

空荡荡的电脑屏幕只被我留下了《寒色》

我很努力地看完每一字一句

试图从文章中找到哪怕一丝一毫让我触动的文字

但很抱歉

无知无觉成了我唯一的答案

众多读者所遗留的“很感动”、“很好”之类的评论终究是只属于他们

察觉不到的温馨注定融不进

无所谓自欺欺人

逞强不过是一种伤害

然而“家是什么”却始终在脑海里盘旋似乎并没有要离我而去的意思

我开始纳闷为何当初大雄听到westlife 的home 时会感极而泣把自己哭得一塌糊涂

她内心到底对家有怎样的定义让我无从知晓

她的家到底让她有怎样的经历让她在home 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我在想——

如果他们凡事尊重我的选择

如果他们不那么主观而客观些

如果他们不把我绑得让我难以呼吸

如果他们放我轻狂一回放我浪迹天涯

那么——

当我看到《寒色》的时候

我是否也会如众人一样有着一样的共鸣

 

只是所有的如果都是浮云

浮云有多轻可想而知

载不动的愁绪载不动的无奈最终被推向自己

纵使不情愿地被卷进漩涡而我却也只能被安于现状

或者顺从自己的心百般挣扎无用后只求寻得一死

到天堂也好地狱也罢

在其中寻觅自己的桃源之地

或许那样会更快活

 

有谁会知道当我曾经在宿舍听得晓君和阿佳每天和父母通电话通个没完没了

Share和她爸无分彼此地嬉戏吵闹约定

他们和他们孩子的放纵放任放肆

我是如何羡慕如何羡慕如何羡慕

我曾经想过我们通信吧

像龙应台和安德烈一样

用文字去消融彼此的生疏

只是你怎么会接受呢

文字本便不是你的专属

提出那样的要求

想必更让你误解罢

不记得从何时开始我宁愿选择用沉默来代替一切

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我说的话都会遭到你一概的否定而永无翻身之日

无论是对是错

你用你的思想禁锢我于那样的圈子

然后我总是头也不回地逆道而行,但总走不远

因为你无时无刻都在

不知何时起家里开始变得冷清

然后阿冰一次又一次地向我诉说着一切

而我每次的每次也只能回应一句“我习惯了”

偶尔被哥刻意制造出来的喧闹似乎永远钻不进我的心

那份勉强而来的快乐从不属于我

背叛自己的背叛不能被我所接受

而我却总宁愿一个人在电脑前在音乐中沉沦再沉沦

 

有人说现代父母的爱大多都是自私的

请原谅我可以那样直接地从你们身上看到这一点

孩子之于你们,仿佛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年老而终图个保障

或许我这样说真的很不该

你们不欠我,反倒是我欠你们太多

但我只是在承认部分事实

父母对孩子的爱不会出于一种伤害,我相信这一点

只是当爱成为一种累赘

那只能葬了彼此的初衷与幸福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可以狠下心把烟给戒了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们可以学着互相容忍互相宽容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们可以终止是或不是毫无意义的争吵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们可以管好自己的事务不让我收尾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们可以主动不必让我心灰而不再理再说

 

然后今天很不小心地刮伤脚

在阿冰劝着要我用止血贴是谁谁谁却在说那点伤不必理用水冲冲也没事

然后谁谁谁又毫不知情

那点小伤真的不必理嗯是的没错

而那痛觉也只会存在于我

只是我奇怪为何大家的反应会这般矛盾

然后每晚每晚每次每次我被病痛纠缠的难耐你们也不会知道的嗯

什么都不说大概是我的不对,只是说与不说对你们都没什么差别呵

貌似你的身体也不好

貌似大家的身体也弱

然后然后然后就这样

我也只是觉得我对你们的依赖少了

将来我要求自己自由的机会就大了

现在你就当作我是那样的一事无成吧

然后我恨不得我哪天把你气坏了你好把我扫出家门然后我就可以不顾一切地走

我也在担心若我对你们太好了到时你会不会更我把锁了不放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言道:

只发生过一次的事就像压根儿没有发生过

如果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

我们当然也可以说根本没有过生命。

曾经从笔尖流泻出的阳光童话溢满纸张

而最终无力回扣便也只能千撕万碎后归于大地

不过是彼时的存在与此时的虚无

谁会料到那童话会是这般荒唐与可笑

了怜的娃儿,可怜的人儿,可怜的世界

到底谁卑微了谁

世界不曾封锁自己

一如既往慷慨接纳世间的一切真假丑善恶

只是固执的我们一味沦陷于自己的世界不能自拔

风雨中抱紧自由,只为心中那该死的欲望

佛曰一念一劫,其真如此,回避不了

 

我每天就那样就那样就那样地活

谁谁谁暂时已经没有了玩命的念头

然后我呢不清楚自己不了解自己不自问自己也无知于下一秒的存活

我将欣然接受神赐予的一切,包括死亡

我把死当作一种回归,若它能让我解脱

我知道我蛮不讲理我无理取闹

但我却没有不安没有彷徨没有惧怕

我会用最宁静的心去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若它要我走我便走

不吵不闹不痛哭流涕

 

于此,我也只是想问问:

我之于我自己意味着什么

我至于你们又意味这什么.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