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没了的那个女人

世界很冰冷,像今天我坐在门口被赶走,而正好赶上的那场雨一样。

我终于知道,那样的雨不是为了渲染气氛,而是要让绝望更加绝望。

我颤栗了,牙磨牙地发抖了,是夜凉了许多,是这样的,就是这样。

有的人没有,是真的没有,有的人没有,是不愿意有,又何必要有?

我知道泪水只能浇疼伤疤,我知道泪水不能洗去罪恶,可就是哭了。

世界很暴力,如果不是美丽而强壮的生命,就别愚妄地想要统治它。

不是神,也不是伟人,那么就得是卑微的,管你的姿态摆弄多高傲。

陪我笑的人,此时我好想哭,害我哭的人,此时我才哭了,但不痛。

我好希望归家,回房间,倒死在卧铺上,真的就死在那里,不醒了。

我更晓得,不能逃,也逃不掉,只是没了的那个女人,再也找不着。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