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很难过

 

又是深夜,又是凌晨。

今晚灌了几杯青岛。现在过敏缠上了我。

每次喝得过多后我便对我这般缠绵

呵,你要缠绵继续缠绵去,我不在乎。

今天心情本来不错的

因为终于在回校前见到了年迈的外婆

晚上在新风逛了操场后跟着一群家伙游了1多小时的体育公园

在公园里玩秋千,玩滑梯,玩各种小孩子的玩意儿

一路上跟在他们后面

听他们不害臊地放声大唱

其实如此惬意

只是还好的心情就在听得那帮大人的谈话后逐渐阴霾

我只是一旁听者,却让我这样纠结

一点一点聚拢来的难耐压在心口。即将窒息。

还是那般没完没了永无休止一尘不变的诉苦

还是那样犹豫不定举棋不定自讨苦吃

还是那些无论怎样都会被视为后悔的选择

还是不变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更是现在由那一切所造就的越来越离谱越来越难堪

我很无奈我很痛苦我很压抑!

我该说什么我能说什么然后我最终不过是不屑地被沉默

扯淡、

从来不被相信的相信

从来不被理解的我们的心酸

形而上学。

然后你们要后悔就后悔去,我心已淡漠。

闲扯、

这段时间大家都疲惫如旅人

原以为终于可以结束,才发现事情竟被越搞越糟。

闹、

不要一次次加重我对死亡的坦然

不要一次次在我选择重新开始时又把我推向那黒深得可怕的谷底

不要让我一次次在噩梦中惊醒后再去回味那错综复杂的心情

今晚头脑里不断闪现《三个白痴》中朱拉做的选择

一阵不安。

这几天总在默念一句话:石之轩在无漏寺扫地。

出家。

退身江湖,修生养性,不谙世事。生活便是那样恬然。

恕我不能再继续这样的文字加重自己的心情。

只是,我真的很。难。过。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