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在那个夏天的记忆

似乎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一样剧烈地头痛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人没办法安静下来看书,写字,甚至发呆。那感觉是如此清晰,似乎一不留神,踉跄的脚步就会岔入时间的隧道,回到那苍凉的过去。看着眼前忽明忽灭的灯火,蓦然醒悟: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比如,面临困境,或者想念一个人时,那疼痛才会如此淋漓尽致。

       然而,此刻,没有困境,只有想念。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