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单单

更换自己的手机号码是对自己联系人的苛刻过滤。
在北京时买了一个联通号码,之前的号码在那里不能使用。我把更换的新号码放在了QQ签名上,有一个月左右。在这一个月之中,有两个人在QQ上和我交谈,说的都是“你换号啦?新号是?”之后没有其他人问津。
过了一个来月,在一个晚上,在昏昏沉沉半梦半醒中,铃声提示我有短消息。内容是“你换号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然后我睡意全无,头脑中开始了一系列的思考。
其实从本质上我并没有主动地告诉任何人,我只是把它放在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地方。想和我联系的人自然会记下。就算我主动地告诉每一个人,别人也得费事的记下来。更何况有一些人并不愿意和我联系,如此一来,也就像是卑躬屈膝地哗众取宠一般了。
对我来说,更换自己的手机号码还是对我自己的一次苛刻的自我纠结。
昨天给一位高中的朋友打电话过去,在打之前,我想好自己的开场白是“嗨,我是少杰啊,最近过的好不好?”我信心十足。铃声响了五秒左右,对方在电话那边轻轻地说:“少杰啊。”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去应答,只是说了句“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号码?”她又轻轻的说:“我记下了啊,在你的签名上看到就记下来了啊。”在凉飕飕的傍晚,我忽觉得西边灰黄色的云彩是那样的暖和。
在通话过程中,两个人有同时讲话的时候,她总是轻轻地说:“你先说吧。”晚上回到宿舍,我用没有流量的手机在微博上@她一下,她的微博人气比我高多了,也许这个来自我的@并不会有多少印象,没想到我竟然收到了她的@。
想起来,我们还毫不留余地的吵过架,那一次吵得很厉害,只记得之后的和好是因为一本我们都喜欢的杂志,那本杂志,是我们认识到成为好朋友的媒介。到现在我还在买,还在收集。它是我们友谊的最好见证。
我们当时一起谈论小四新连载的特色人物和特色语段。
我们当时一起等着作者的新书上市。
我们当时一起讨论别人不知道的文学作品,引来别人歆羡的眼神。
我们当时一起看限量版的《小时代》和限量版的《爵迹》。
然而现在。
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谈论小四新连载的特色人物和特色语段了。
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等着作者的新书上市了。
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讨论别人不知道的文学作品,引来别人歆羡的眼神了。
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看限量版的《小时代》和限量版的《爵迹》了。
现在我只能一个人在白天,在烈日炎炎的白天,在阴雨绵绵的白天,在夜里,在满天星斗的夜里,在孤灯一盏的夜里,空荡荡地看着限量版《小时代》的毛绒封面,仓惶惶落下泪来。
“我们现在大学离得挺远的,等过年的时候,我请你吃饭,大家聚一下。”
“简简单单就可以了。”

评论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